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邳州家园网

搜索
查看: 914|回复: 0

【悦读阅红】徐林侠

[复制链接]

1139

主题

1200

帖子

4506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4506
发表于 2021-10-3 14:28:31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徐林侠,又名徐丽芳,邳县邳城草寺村人。1904年生。1927年3月在武汉加入中国共产党。1928年4月,任中共邳县特别支部妇女干事。1928年9月,中共邳县县委成立,任县委妇女委员。1929年7月被捕,出狱后去西安协助丈夫宋绮云同志工作。1941年底被国民党诱捕入狱,1949年9月在重庆惨遭杀害。
1917年,俄国十月革命胜利,马克思主义以雷霆万钧之势传遍世界各地。此时的中国也卷起了反帝反封建的革命风暴。1919年伟大的五四运动爆发,1921年中国共产党诞生。在这种革命形势的影响下,1925年寒假,徐林侠从徐州第三女师毕业回到邳县,便参加了实现国共合作后的国民党,在联俄、联共、扶助农工三大政策的引导下,她毅然投入了革命的洪流。
随着北伐战争的胜利进军,工农运动以空前的规模迅速高涨起来,到处燃起革命的烈火。目睹迅猛发展的革命形势,徐林侠心潮澎湃,一颗爱国、救国之心再也平静不下去了,她决心到革命的激流中去。1926年冬,徐林侠同进步同学秦雅芳等人一起奔赴武汉,进入江苏省党务训练班学习。后来又带头剪发易服,考进了武汉军校女生队,当上了中国第一代的革命女兵。在革命熔炉里,在马克思主义思想熏陶下,徐林侠于1927年3月由郭子化同志介绍加入了中国共产党。从此,矢志不渝地为共产主义事业奋斗终生。
1929年春夏季节,国民党邳县当局的“清党”活动逐步升级,他们在全县范围内对共产党员进行疯狂镇压。五六月份,以“宣传赤化”罪逮捕了共产党员王希玲、王书楼、赵兴仁等人;7月2日,逮捕了中共邳南区委书记冷启英等人;7月11日,逮捕了邳县教育局代理局长、共产党员戴蔚侠;7月22日,逮捕了中共邳县县委妇女委员徐林侠。
入狱后,徐林侠怀孕临产,由于刑讯的摧残和精神上的折磨,致使身体虚弱不堪。生育的前一天晚上,已连续昏死多次,但她以坚强的意志战胜了死亡。敌人采用各种手段均无所得,由于分娩在即,国民党当局只好准她保外生产。一对孪生姐妹出生后,徐林侠因吃不饱,几乎没有奶水喂孩子,她只好忍着痛,把奶头送入孩子嘴里,喂这个那个哭,不懂事的孩子含着奶头还是不停地哭,母亲只好用仅有的一点该她喝的米汤来喂。就这样,徐林侠怀抱两个婴儿在狱中熬过了这艰难的岁月。
这个时候,徐林侠的爱人宋绮云同志正在北平(北京)从事革命活动和学习。当宋绮云得知妻子在苏州监狱的遭遇时,真如万箭穿心,义愤难平。于是,他特地为两个在狱中出生的女儿起了个极其有意义的名字,姐姐振平,妹妹振苏,以此作为永久的纪念。
1941年9月,宋绮云同志被国民党当局秘密逮捕。作为革命伴侣的徐林侠心急如焚,焦虑不已,她四处奔走,试图打听丈夫的下落,寻觅丈夫的去处。她的行动使敌人为之惊骇,国民党当局害怕阴谋败露,于是又向她伸出了魔爪,以诱捕的手段把徐林侠及不满周岁的孩子也关起来,从此他们母子俩也陷入了魔窟。他们先被关押在西安监狱,年底又转往重庆“白公馆”关押。1943年3月,转押于贵州息烽阳朗坝监狱。1949年3月,又转往黔灵山的麒麟洞。9月,被押解到重庆。
在8年期间,三次往返,四易魔窟,徐林侠母子饱尝了人间的酸苦,过着非人的生活。他们吃的是霉烂腐臭的饭食,住的是阴暗潮湿、终年不见阳光的地牢。在息烽的监狱里,12个人睡一个通铺的狭小地方,每人占地一尺多宽,只能平躺不能翻身。在盛夏季节,白天太阳炙烤着大地,闷热得让人透不过气来,加之蚊子、臭虫的叮咬,这哪是人间的生活,恶劣环境简直令人难以忍受。还有“小萝卜头”振中,他人在监牢里,但没有他的立足之地,只好睡在妈妈的身上。夜间牢房里漆黑一片,伸手不见五指,很难分清振中的大小便。徐林侠只好用手去摸,粘手的是大便,不粘手的是小便。为了使儿子能用上干燥尿布,晚上睡觉时,徐林侠将尿布片放在自己的身上来焐干。有时在白天做工时,把尿布围在自己的腰间或搭在肩上晒干,母亲用自己身上的热为振中解除了痛苦。可怜天下父母心,牙牙学语的孩子本该享受着慈母之爱,可“小萝卜头”振中却在监狱里饱尝着同龄人根本无法忍受的苦楚。
生活上的折磨还可以忍受,但精神上的打击常人难以承受。徐林侠和宋绮云虽关在同一所监狱,但夫妻不能相见。天真活泼的振中已长到5岁了,只能偶尔隔着铁窗瞅见爸爸。有一天,徐林侠带振中到“犯人”医务室看病,振中发现正在院内放风散步的爸爸,便冲破监视,扎煞着两只小手跑过去,抱住宋绮云的两腿,喊了声:“爸爸!”爸爸未及与儿子说话,振中就被女看守打了一顿,踉踉跄跄地扑到妈妈的怀里哭闹:“我不怕女看守,我不怕打,我要爸爸!”一边哭,一边推拥妈妈、厮打妈妈、啃咬妈妈、撕扯妈妈的衣服……徐林侠极力抑制内心的苦痛,但泪水却像断了线的珠子,一滴滴落在哭闹孩子的脸上,洒在自己的胸襟上。这滴滴泪水,撞击着徐林侠的心田,更加激起对敌人的仇恨,胸中再度燃起愤怒的火焰……
1949年9月,胜利的曙光已经映红了天际,广大人民群众以无比喜悦的心情,准备迎接新中国的诞生。然而9月6日,却是一个黎明前黑暗的日子。这天,宋绮云、徐林侠、宋振中和杨虎城将军一家被敌人杀害。杨将军和他的儿子在重庆“中美合作所”东边的小歌乐山半山坡戴公祠,被特务用尖刀刺死。
就在这天的深夜,宋绮云、徐林侠、宋振中以及杨虎城将军的小女儿杨拯贵,被特务带到山坡下沿石梯往前走。徐林侠和杨拯贵走在最前面,宋绮云和儿子宋振中走在后面,走到戴笠原警卫室前停下了。这时早已等在那里的特务杨进兴说:“这里有三间屋,你们先到屋里休息。”徐林侠先进了里面一间屋,刚进屋就被埋伏在里面的特务迎面劈胸一刀,顿时鲜血直流。两个孩子哭喊着扑向妈妈,灭绝人性的凶手却让还未咽气的徐林侠,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爱子和拯贵也惨死在敌人的屠刀下。
徐林侠为革命流尽了最后一滴血。她用自己鲜明的爱和恨,用自己的生命,写下了这壮丽的一页。徐林侠的革命精神,鼓舞着千千万万名进步女性和无数革命后代,为争取更加美好的明天而斗争!
来源:[url=]邳州阅读会[/url]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回复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联系客服 关注微信 下载APP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